天地棋牌游戏

“我不在这里,那我应该在哪里呢?”墨墨贪婪的看着云舒刚睡醒前的短暂的迷糊模样,真是可爱的不行了,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清华高贵和难接近之感,只觉得让他好想狠狠的搂进怀里大亲几口才好。“南杀,那你不妨试试,我会让你知道,无论是在战场上,还是在法力上,你都没有赢的可能1云舒重新从容的回过身子,继续往前走,“我不妨告诉你,人间的战争,无非就是多死几个人而已,即便改朝换代于我又有什么影响呢,而你,则将一败涂地1“你去吧,这是我和我爹之间属于父子的谈话,与你无关的,你赶紧去做你自己的事,放心吧,什么事都没有,我会处理好的1墨墨坚决的看着云舒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道。

好在总算还是有呼吸的,只是呼吸的极浅,像是只是睡着了一般,可是墨墨却知道,并不是这么简单的,因为云舒怎么会变成这样,而又是何时晕倒在地的,他全然没有印象,难道他自己之前真的也曾睡着过吗?云舒点头,用力的点头,想要坐起来,被北瑶光按住了,“谢谢,云舒1“知道了,去吧。”

两人同时闭上眼睛,感受着冰冷的风的来袭,同时等待着苏七雪最后一击的到来!这样的云舒,这样头一次显露出威仪的云舒,竟然比之他见过的这么多面的云舒,更让他心旌神动,着迷不已,这样带着清傲、狂肆,还有几许高不可攀的云舒,才该是真正的云舒的性情,不知为什么,墨墨就是如此肯定着。一“云舒,你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与代价两字挂上,所谓得到必先付出,这是万物的规律和真理,你那么慧根独具,成了仙之后,你多的是可以精进和发展的空间,只要你愿意,这天下都可以受你的统辖和主宰,难道比不过一点点儿女私情吗?”

而云舒目送着他的背影完全看不见后,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要给墨儿的这个礼物,也真是准备的不容易啊,光一个前期工作就花了这么好几年了,这下终于得以开始了。如今看着一个后辈的孩子在给照顾生病的他,竟然让他的心回暖了起来!墨墨越发的把脑袋低的更低些,本是为了博取更多的同情和可怜,才故意用小可怜般的语调在说话的,说着说着便想到了他无望的爱情,想到了他真的笨手笨脚的削不好一个果皮,做了这么多次也没做出一碗真正美味的雪露羹来,就不由无形中真的开始沮丧和自厌了起来,说道后来,真的有了几分想要哭出来的感觉了!

云舒就站在之前墨墨曾经站过的城楼之上,在大军整个全部出城后,便挥了挥手,下令关闭城门。“只是什么?”北瑶光急切的问道。“诸位应该知道这东西在天庭是禁用的吧,当年魔界的魔王便曾经是用这东西,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天界的神仙,夺取他们的元阳和道行,那残忍的暴行,不正是引发天地大战的缘由吗?如今,早就被禁用了多年的东西,竟然还会出现在雀凰山,而且被广泛使用,诸位老神仙难道就不担心吗?”

字迹缭乱,满纸心酸和痛苦,当这封信在第二天的早上终于到达了如墨的手上的时候,如墨和北瑶光才知道,墨墨竟然在雀凰山闯下了如此大祸。“还要浸两天?”墨墨顿时瞪大了本就圆亮的双眸,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,那可爱的模样,倒是把云舒看的心情大好了几分。“墨儿,你觉得呢?”云舒征询似的看向墨墨,墨墨虽然不太满意这个名字,只是难得连青莲姐夫居然都觉得这个名字不错,他也不由有些犹豫,“云舒,你认为孩子叫紫眸好听吗?”

云舒------颈项间,那七彩的晶石顿时发出了灼灼白光,把红云惊得忘记了哭声,那白光尽可能的想包裹住墨墨的全部身体,但是却光芒正在减弱,根本不能护到墨墨全身。墨墨也轻轻地叫了一声,“姐夫,你怎么也来了?”接着两方同时后退,几个小仙是心中暗中舒了一口气,终于来了个神仙为他们解围了,也许还会帮他们的忙共同对付这个蛇妖呢。

“爹爹,我们知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!爹爹,您饶我们一次吧1自知理亏的北瑶墨墨立即低头求饶道。无人阻拦他的到来,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事情在做,直到站在这大大的大殿之前,两个干练的男子,才惊讶却有礼的拦住了他,“请问阁下是什么人?前来侠客城有何贵干?”“我也没有确切的见过,只是听说是我娘的家乡的一种照明用的东西,比蜡烛和油灯要亮一万倍的东西,而且还能有各种各样的颜色,听我娘说还风吹不灭,总之就是一旦点上就是很亮,很亮的东西1墨墨见云舒好不容易提起对新东西的好奇,顿时详细的开始给他解说起来了。

“云舒,拜托了1墨墨看着云舒,眼里全是希冀和请求,云舒点了点头,“傻孩子,不相信我吗?”“呃,对不起,太失礼了,云,云公子请回去用早餐吧1不由自主的在知道他竟然是墨墨的长辈,且比如墨年纪还大之后,司徒伊的拘束又回到了身上,本打算只呼云舒名字的他,也不由自主再度称呼他为云公子了!而不过如此轻柔的一番动作,云舒的额头却连冷汗都沁出来了。而这看在墨墨的眼里,心都纠结成一团了。

无非就是一不要出门,二要不停的想他,三要是哪里觉得不舒服了,就开口叫他,四要记得吃点心吃水果外加好好休息,五是不许把被子掀开,更不许光着脚在屋子里走,还有六七八九,林林总总大大小小几十条的这不准,那注意的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墨墨他要出门十年八年的,但是云舒却知道他只是出去两个时辰,而且还每次都不到两个时辰,就回来了。“不过云哥哥终于知道你不值得他等了,吟人刚回来跟我说,他见到了云哥哥现在的爱人,是个很俊美,很善良,很率真,也很爱云舒哥哥的人,你与人家比,你连人家一片指甲片都不及,我终于放心了!因为我这些年拖累了云舒哥哥,我十几万年都不敢去看他,因为我为你的无耻而感到痛苦,我身为这么一个无耻的人的弟弟,怎么有脸去见去舒哥哥,玷污那么高贵,那么美好,那么奔放又温柔的一个灵魂?”“不了,身上很干净,还有我喜欢的冰晶露的味道,不想去泡澡,云舒,我睡了多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