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棋牌

第六天的清晨,天空飘著细雨,前来服侍的丫鬟看见林宏倒在门前的泥地里,一条条细绢缎子被扯的七零八落。暗红的肌肉上糊著泥水,林宏的身子早已冰冷僵硬如青石。卓华想要出声,喉头却只是无声的动了动。陶夭手中握了束形似艾叶之物,一股浓郁异香自其中飘出,他望见林子归那副模样,心中一惊,变了脸色,完全没了平日的从容,失声道:“怎麽弄成这样1林子归不作声,陶夭一眼瞥见不远处被侵蚀成紫黑色泽的桃瓣,中央则是一枚泛著青芒的玲珑佩。陶夭上前一步,拾起它,捏个粉碎。卓华想要阻止,却被他冷冷的一眼冻住,眼睁睁的看著他玩笑般的毁了玲珑佩。

卓华道:“你怎知他是人?”卓老爹与卓华准备离开严大夫家时,严大夫唤了一声卓华,卓华转过头,严大夫想了又想,终是一挥手,抛了一句“没什麽”便没了下文。卓华取了长明灯,借这一点光亮才跨过门槛。

姚二清醒时正躺在桃树下,满身皆是细碎的花瓣,芬芳扑鼻。一把四十二股的青花伞落在不远处,撑开的伞面上尽是花瓣。姚二抖去衣衫上的花瓣,心道:“这种天气,桃花怎麽还开得这麽盛?”吟唱声不知何时止了,卓华手足冰凉的看著地上的尸体。

林子归握了握卓华的手,深深的望了他一眼,才慢慢退开,凤皇看在眼里,不知想起了什麽,神色有些恍惚,愣了片刻後,扣在卓华头顶的手指深深陷进卓华的头骨之中,一缕血丝也没有溢出,待他收回手时,掌中多了颗拳头大小的丹丸,周身萦绕著红色雾气,凤皇张口,将其纳入口中,吞了下去,眼中透出兴奋的光芒,凤皇尖啸一声,墨色的瞳转化为极淡的蓝,莹莹有光,周身的白霜轰然而碎,金红的火焰覆盖了全身。额头一阵钻心刺痛,将他硬生生的拉了回来。卓华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额头。心有余辜的看了看石台。咒符安静的伏於青石上,没有半点动静,饶是如此,卓华还是挪开视线。他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走近石台,站在石台下的台阶上。从这里看去,石台上卧了一人,赤身裸体,仅以一层桃红轻纱覆体,铜鼎中的烟气凝成各种形状飘向他,钻进他的体内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卓华躺在床上,瞪眼看著雕花的床楣,怎样也睡不著,林殊盈润如玉的肌肤一直在眼前晃。

卓华心中一喜,顾不得许多,忍著痛,蹒跚著步子沿路而下。之子於归,宜其家室。……”林子归眉眼微弯,笑得愈发的深邃。桃枝笔直的向卓华飞去。

严大夫一甩袖子,道:“还不是那个什麽劳什子游方道士!说是清风山上有座道观,住了个红衣童子,是天神下凡,请到他定能治了你的疯病,他才执意要去请那神人。”凤皇冷声道:“我会带林殊离开这里,你也好自为之,这麽大的动静,要不了多久,天上那帮无聊混蛋就会察觉。”柳叶儿一面哭一面微微抖著。林宏气得脸色发青,怒道:“你怎麽不早说,你……”

陶夭留下仍旧怔愣的姚二,撑著伞,向远处走去,桃红的身影渐渐隐匿在一片枯树中。蓝复信一时适应不了眩目的阳光,伸手去挡。一阵风吹过,落叶飞舞起来,蓝复信看着飘起的落叶,动作忽得一滞,脸上浮现古怪的笑,他伸出手,向着残阳的方向竭力去够被秋风吹得零落的叶子,翡翠碎片叮叮当当的自他的手中滑落,蓝复信笑着念叨着:“……蝶……蝴蝶……蝴蝶呵……呵呵呵……蝴蝶……”卓华记得十岁那年的夏天,天气热得难熬,他与邻居的姚二一同来隐园隐园偷桃子,待觉得渴了,就跑到井旁打水喝--那口井在半年前填了,林子归死的地方就在井的上方--装满了水的木桶异常沈重,卓华弯下腰使力的往上拉,然後脚下一滑,整个人跌了进去,在掉下去的时候,卓华清楚的听见姚二恐慌的求救喊声。

卓华唯有苦笑,昨夜他追了出去,本想会遇见陶夭,却没料到看见那番情景。林宏伸出肉粉的手去碰夏复信,微弱的声音自他的喉咙里溢出:“爹……”

卓华还要再问,那少年却向後退了几步,紧接著周围腾得升起一从烈火,他站在火中,静静的看著他,淡淡的一笑。热浪冲来,卓华下意识的伸手掩面,呆了半晌,却不见动静,周围的温度也降了下去,卓华慢慢移开手,看到一轮明月,伴著几颗疏星挂在天上,不远处就是灯火通明的清水镇。林宏没有立刻死去。卓华找来林府家中的人,将他与夏复信一起抬了回去。躺在台上的正是林子归,卓华在最後一层阶梯上站定,看向他,未束起的乌发顺著石台一直委顿至地,肤色细白明透,比上回见到的多了点红晕,隐隐可见淡青的血管伏在其下,单薄的胸膛微微起伏,证明著他依然存活。美则美矣,却摄人心魄。卓华著了魔般缓缓伸手。

卓华不明白他的话,想要再问,林殊一抬手,阻了他的话,道:“这家产也不是为你而留,而是为了林子归而留。”卓华讶异于他淡漠的的态度,道:“如此说来,林宏与林芷之死也是应当?林子归若只是为了报复蓝复信,也不必牵扯到他人。”

365棋牌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