捕鱼技巧手把手

席间宾主相谈甚欢,吕云谦与姚子润聊聊诗书,与赵夫人说些生意经,加上云安和越泽的插科打诨,倒也热闹欢喜,只是墨卿稍显安静些罢了。尤其是说起某个笑话,餐桌上的人都开怀大笑时,几个大人的眼光掠过头几乎扎进饭碗里,不见丝毫笑意的的墨卿,心里都有点异样。一时席间有点不寻常的安静,倒是吕云谦率先打破沉默,问道:“姚兄此次高中,日后可有什么打算?”

墨卿红着脸垂下头,绞着手指,白皙的小手被她扭的泛出了红痕,屋子里一时有些令人尴尬的沉默。还好赵越泽在,适时地打破了这诡秘的气氛,扬着他特有的大嗓门说:“云谦哥哥,那回头忙完大哥和大姐的婚事,你带我们出去呗,我真的是闷坏了,这些日子还别说没得玩,连嘴的都馋了起来,见天的光想着在外边吃的那些好东西。跟府里的厨子说了几百次,他们也做不出个味道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第32章第32章

高高兴兴地吃了饭,娘五个就坐着说话,赵夫人就跟小两口商量着阔院子的事,这俩人当然是不同意,不让赵夫人这么麻烦,但是赵夫人十分坚持,便也只好作罢。姚子润心里只想着这下欠下赵家的情分更多,这一生也定要当牛做马的偿还。李亦陶心里暖暖的,这个婆婆这么和蔼可亲,对子润和自己又是十分的好,日后定要好好孝敬。姚子润看着赵夫人,一时心里也有些伤感,想要给赵夫人点什么承诺让赵夫人安心,半晌却除了尽快接她过去之外又想不起什么,憋了半天忽然就来了这么一句:“娘,子润一定马上让您抱上孙子。”

“我想去京城找大哥。”墨卿眉头一皱,拉着吕云安就往他们房间里跑,到了吕云谦的床边,过去探探他的额头,墨卿的眉头拧得更紧了几分。回头对吕云安说:“云安哥哥,快去把你家的小厮喊来。”又对傻在一边的越泽喊道:“去问问客栈掌柜的这附近哪有医馆。”然后拉着丫头一起拧了冰帕子敷在吕云谦的额头。以前大哥发热的时候,墨卿看见娘就是这么做的。

“不是,就是和墨卿去京城路上偶遇的,后来到了京城,跟子润相谈甚欢,子润就托付他们送小墨回来。”吕云谦背对着他们心里暗笑,不知道怎么,这会儿心情特别的好。俩小子这会儿顾不上穿好鞋,都跑过来拉住吕云谦说:“别不带我们去呀,我们这就收拾好。”

姚子润看这场景,赶紧故意清清嗓子说:“云谦老弟,你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前些日子有人给我送了块石头来,说是西域之物,你来帮我看看真假吧。”吕云谦是多精明的人,当然知道姚子润心中所想,当即应道:“那敢情好,姚大哥快带弟弟去开开眼。”说完就跟着姚子润去了书房。

赵府的大院离这里并不远,走过几个街口就是。深夜的街道异常的安静,只能远远听到打更人的吆喝声。墨卿缩了缩脖子,轻轻掩上大门,抬步才要走,猛然看见月光打在地上被拉的长长的一个人影,一声惊叫险险地要脱口而出,一只温热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巴,指间似乎有股淡淡的熟悉的味道。墨卿惊慌地抬眼,看见朦胧月光中吕云谦的黑眸,闪着一丝光亮,正牢牢地盯着她,看到墨卿看清了自己,吕云谦修长的手指滑过墨卿的唇瓣,缓缓收了回去。墨卿大部分的盘缠都在包袱里,身上只有几个铜子,将将买了个烧饼果腹,便想去来的地方找人。可是天已经黑了,而且来医馆的路上她是昏迷着被吕云安背来的,所以找了半天,也找不到回去的路,再想着回医馆找他们,却连医馆的方向也找不到了。墨卿撇撇嘴,又有点想哭,却也哭不出来,看见路边的墙角有个草垛,便一屁股坐了下来。自己琢磨了会儿,再也不愿瞎走冤枉路,只想着天一亮,找了人问问去京城的路继续赶路就好,再不去找那个什么包袱了。只要尽快找到大哥,便什么事也不是个事了。心里又开始轻轻地唤着子润的名字给自己打气,一遍又一遍地,不舍的停下来,似乎只要停了,就会失去身上所有的力气。

“可是……”一句可是卡住嘴边,赵夫人居然半晌想不出后边要怎么说,倒是墨卿接着自顾自地说下去:“所以我要当大哥的妾,一直在他身边,我问过了,妾虽然是要伺候人,但是也是大哥的媳妇。”

“那,那云谦哥哥是来抓我回去的?”墨卿惊恐地问道。

想着大哥也是说这一半日就要上路了,不知道这会儿出门了没有,想起晌午看见吕云谦跟吕念恩之间兄妹情深的戏码,自己便深深怀念起大哥还没娶妻前的日子,尤其是爹还在世的那些年,大哥对她的宠爱呵护怕是比吕云谦对吕念恩还多上几分。后来虽然不似曾经那么的亲密,但大哥看她的眼神也是温存、宠溺的。哪像是现在,怎么看都透着股生分的劲头。便愈发的羡慕起念恩,当然更是羡慕嫂子李亦陶。在丈人家住了两日,姚子润和李亦陶才回了赵府,李亦陶虽然表面上极力地保持着和平时无异,到底她也不过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,城府又能有多深。李员外喜形于色看不出端倪,员外夫人可是看在了眼里,奈何问李亦陶也只说是没事,便私下里留了心思,琢磨着找个机会去和亲家母聊聊。姚子润天擦黑的时候到了下一处驿馆,刚刚吃过晚饭准备休息,赵府的人就找了上来,姚子润一听说墨卿一路追了他来,至今没找到人影,惊的一下子坐在凳子上半天缓不过神来。只觉得心脏上好像被千百个小针刺过一般,疼痛的难以自抑。想着走时墨卿哭泣的小脸,想着梦里墨卿倒下去的身子,竟觉得泪眼模糊,一时哽咽着说不出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