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天使之路选秀11月5

2019-10-14 05:45:40 来源: 华为苹果你怎么选
第一百零一章情殇

一时间,白云峰与白婷婷都惊呆了,茫然地看着愤怒的风笑天。yuNχUANGE,còM白云峰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,擦拭了一下渗出的点点血丝,脸上闪过一丝阴狠,似乎想要之前吃过的所有苦头,全部归还于他,“你风家的人,不要欺人太甚1说完,便紧紧地攥着拳头,向风笑天扑了上来。风笑天冷酷地笑了笑,飞身迎了上去,突然伸出脚,狠狠地朝白云峰的肚子踹了上去,只听见一声惨叫,接着便是“扑通”一声闷响,顿时白云峰身子倒飞了出去,重重地跌落在身后的茶几上,将上面的茶杯,打落了一地,摔个粉碎。“哥哥……”白婷婷大叫一声,冲了过去,拉住白云峰的手臂,呜呜地哭出声来,转过头幽怨地看向风笑天,眼里充满了矛盾与深入骨髓的痛苦。“我早跟你说过,她已经是我的女人,如果她受了一点委屈,别怪我跟你不客气1风笑天极度嚣张地负手而立,鄙夷地看着狼狈的白云峰,冷冷地笑道。“风家的男人,果然是不同凡响啊!如此轻狂而不知内敛,不愧是风道明的儿子1这时候,响起一个优雅的女声,一位雍容富贵的女人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,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,保养得看上去不过三十岁。绝美的脸庞,飘渺的身形,让人生不出一丝邪念。风笑天扭过头,静静地看着她,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。“如果风公子是来寒舍做客,那我自然欢迎得很1女人走到风笑天跟前,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,看了一眼依然坐在地上的白云峰,淡淡地说道,“但是如果有人前来存心捣乱,那就别怪我没什么好脸色了1“哦?”风笑天微微有些诧异,扭过头,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,耸了耸肩膀,十分无奈地说道,眼神却异常凌厉,“我今天来,只有两个目的!第一,我女人受的委屈,我要全额要回来,当然,利息也会照算;第二,我只是来跟你说一声,白婷婷,今后是我的人,谁也不配让她受一点委屈,包括你1“哈哈!真是可笑1女人大声笑了起来,好象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,花枝轻颤,“风道明的优点你没学去,倒是把他的飞扬跋扈给学去了十成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!我南宫风华什么场面没有见过,像你这样的猖狂小辈,我还真不放在眼里!想打我女儿的主意,我看这白日梦,风公子该醒醒咯1“我今天来,不是跟你商量这事,仅仅是出于对她母亲的一个尊敬,告诉你一个结果,仅此而已1风笑天冷冷地看着她,眼里没有一丝退缩与惧意。“荒唐,真是荒唐1女人大笑起来,脸上却充满了阵阵杀意,“我倒要看看,你凭什么1“啪1突然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,南宫风华的脸上突然被重重地挨了一耳光,风笑天冷笑着,哈了哈有些发麻的手掌,“如果你不信,可以尽管试一试1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,临出门的时候,又冷酷地丢下一句话,“别以为你是长辈,又是女人,我就不敢抽你1南宫风华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,摸了摸依然滚烫通红的脸颊,过了良久,突然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脸上的表情,看不出是笑还是哭,“风道明,你的儿子,果然有你当年的风范!很好,很强大1“母亲……”白云峰一脸惭愧地走了过来,站在南宫风华跟前,怔怔地喊道,眼里充满了痛苦与悲伤,更多的却是悔恨,“都是儿子无能,让您……”南宫风华终于慢慢从走神状态中恢复了过来,扭过头有些怜惜地看着自己的儿子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“这不怪你,只怪他,是风道明的儿子1她能理解此刻儿子的心情,一个男人注定只能匍匐在另一个男人的脚下,不得翻身,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。“妈……”白婷婷也走了过来,矛盾而又痛苦,泪水在脸上,留下两道深深的印记。“哼!你还好意思叫我妈1南宫风华冷哼了一声。“我……”“从小我就告诉你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为什么你总是不听?”南宫风华扭过头,背对着她,冷冷地说道,“你要记住,你是白家的人,你身上流淌着的,永远是白家的血液!为什么你还这样固执?”说完又看向十分落魄的白云峰,“他必须死,不管你用什么手段!风笑天一日不除,就将永远档在你前进的道路上,永无出头之日1白云峰点了点头,脸色更加凝重,呆呆地看着母亲走上楼去,背影孤独而又沧桑,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。白婷婷失落地蹲下身子,想要放声大哭,却发现根本哭不出声来,嘴角不停地颤抖,“风笑天,我恨你……”其实她远不知道的是,爱与恨,如同一队孪生兄弟,相隔仅一线之间。恨有多深,也许爱就有多深,深得沉沦其中,无法自拔。

电子书《重生之笑天公子》|作者:狼的边缘第十三章慕容水月的仇恨

(下载小说到云轩阁www.yxg.cc)

第二十一章傀儡与狼铘本人更新此书同时,同步更新新书《邪情公子》,还希望各位大大顶力支持!多送鲜花,多收藏,多来贵宾!狼在此多谢了!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风笑天微微有些惊讶地抬起头,眼睛深邃地看着她。YuΝХUΑnGE、СOm还是那样柔性的容颜,还是那样的幽雅的气质,还是那样完美的身材,一切都没有变。变的,只是一脸的憔悴与愁苦,以及经历过磨难之后的成熟与理性。这位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,同样,自己也她人生中第一个男人。海枯石烂的誓言,黄花树下一生的守侯,昏暗灯光下的抵死缠绵,这一幕幕景象,如同发生在昨天,是那么的悲怆,那么的让人垂泫欲泣。风笑天依然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,脸上的表情异常复杂,这位曾经将自己从一个男孩变为一个真正男人的女人,这个拥有着惊人商业天赋,却甘愿默默站在自己身后,做一个坚强后盾的女人,如今,是这样的陌生。陌生的不是时间,而是心。轻轻叹息了一声,风笑天终于点了点头,神色异常落寞。东方鸿远也微微摇了摇头,拍了拍他的肩膀,领着盛华特种部队的人,走了出去,只剩下这对经历过太多风雨、曾经恩爱让天妒的男女,静静地站立着,对视着。“你说的是真的?你真的没死……”张艳妮再也承受不住长时间以来内心的痛楚,顿时大步冲了上来,紧紧拉住风笑天的衣袖,这瞬间的解脱,让她强撑着的心,刹那间崩溃了下来,身形摇曳着,就要快瘫坐在地,“虽然这很难让人相信,但是在我心里,我就一直坚信着,你没死的,你一定还活着1终于,张艳妮慢慢地蹲在了地上,肩膀无助地耸动着,两行委屈的眼泪,汹涌而出,浸湿了她那消瘦的脸颊,也浸湿了她那颗这么久以来,强装坚强实际上却那么容易破碎的心。嘴唇不停地颤抖着,想要放声大哭,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来。胸前的衣服,已经全部被泪水与泪水湿透,可即使这样,也发泄不完这段时间来她内心的委屈与伤痛。“可能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吧,像我这种坏人,哪那么容易就死的1风笑天摸了摸鼻子,有些自嘲地笑了笑,声音,却异常平静。“你个混蛋,你个混蛋……为什么,你明明没有死,却不告诉我?”张艳妮突然站起身来,两只拳头使劲打在他的胸膛上,似乎早已将之前的背叛,忘得一干二净,随即又趴在他的肩膀上,呜呜地痛哭起来。风笑天就这样直直地伫立着,脸色却突然变得异常平静。过了许久,终于感觉到气氛的一丝不平常,张艳妮缓缓抬起头来,呆呆地看着他的眼睛,有些茫然不知所措,一种莫名的恐惧突然从心底升起,压抑得她快要窒息,“风,你……”“一切都过去了……我已不再是原来的风振,你也更加成熟了1风笑天仰头倒吸了一口气,淡淡地说道,声音没有一丝波澜。“碍…”张艳妮瞬间被惊呆了,身体向后退了两步,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,脸色一片苍白,身形站立不稳几乎快要摔倒,“为什么,为什么?”风笑天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,想要说点什么,却终于没有说出口。“你倒是说话碍…”张艳妮情绪异常激动,大声叫道,眼泪再一次忍不住流了出来,妖艳而又凄美,“是不是你还不能原谅我,你还在恨我,对不对?”风笑天轻轻地摇了摇头,脸色十分冷漠,“其实一直以来,我都没有恨过你,真的!我恨的,只是那狗屁一般的海誓山盟1“那你为什么要救我父母?为什么要给我一点希望?为什么给了我希望,却又要将我推进绝望的深渊?你知道不知道,这比杀了我,还要可怕1张艳妮悲伤地摇着头,一步一步向后退去,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,从来没有这样陌生过。“因为他们,只不过是因为我而受罪,我只不过,是不想有所愧疚,仅此而已1风笑天淡淡地说道,脸上,冷酷得似乎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动物。“你个混蛋,你滚,你滚……”张艳妮瞬间崩溃了,决绝地直着他,声音凄惨地喊道,“我再也不要见到你,滚……”风笑天摇头叹息一声,甩了甩头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指尖,凉得没有一点温度。整了整衣领,大步走了出去。张艳妮无力地瘫坐在地上,无助地抽泣着,心痛得无法呼吸,想要哭泣,却发现连眼泪都已哭干。面对那样一场灾难,她都可以做到坚强,这一刻,她真的完全做不到了,她只是一个失去了爱情的女人。爱情,是一个非常玄幻的东西,非常微妙。没有谁对谁错,却搀杂不得半点瑕疵!一个美妙的夜晚,一个温暖旖旎的房间里,粉红色的被子懒散地覆盖在一对浑身赤裸的男女身上。被子外面,却隐约暴露着两条交织在一起的腿,微微翘起的被角内暧昧的风光,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。“你说,如果有一天,连上天都嫉妒我们,要拆散我们,你会怎么办?”一个女人,幸福地窝在男人的怀抱里,手指不停地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,傻傻地问道。从她脸上深深的红晕以及双眼发出的淡淡媚意来看,似乎刚进行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。“那我就将天给捅破1男人温柔地抚摩着她光滑如绸缎的背部,狠狠地说道。“真会吹牛1女人娇嗔了一声,白了他一眼,虽然明知道不可能,她还是十分开心,“那如果有一天,我有不得已的苦衷,而不能跟你在一起呢?”“那你一定要告诉我,我会将所有的阻碍,一个一个地消灭掉1男人脸上沉声说道,脸色突然变得十分坚定。“恩1女人轻轻地点了点头,有些感动地将头埋藏在他的怀里,似乎再也不愿起来……有些东西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,再也找不回来!……凌晨的天空,天色更加黑暗了,冰冷的害风,似乎要将所有的一切,笼罩在一片死气沉沉的冰窖中。连那轮本来就有些惨淡的弯月,也早已消失不见。一切都是那么的寂静,静得让人害怕。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,似乎在无声地述说着这里所发生的罪恶,漫无边际的黑暗,似乎想要将一切都掩盖。即使能将罪恶的证据毁灭,也毁灭不了罪恶的事实!而这一切,又显得那么的苍白与无奈。在欲望中挣扎,在血与泪中轮回,这便是人生。风笑天走出振华集团大楼,便看见街道中央,正伫立着一位风姿卓绝的女人,黑色的风衣在风中烂漫地飘舞,带起缕缕卷曲的发丝,纯美的脸蛋上,没有一丝表情。如不落凡尘的天使,又如暗夜中的幽灵。风笑天微微有些惊讶地顿了顿身形,随即大步走上前去,轻轻拉起她的手,却没有说话。“冷吗?”黄可可温柔地问道,将他的大手,放在手心,不停地哈着气,企图想要将他冰冷的心,慢慢融化。风笑天点了点头,满脸的冷漠,渐渐开始暖和起来,“你就在这里,守侯了整整一个晚上?”黄可可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,用手缓缓指了指楼上,“她……”风笑天无奈地耸了耸肩,没有说话,只是温柔地抚摩着她的头发,随即拉起她的手,大步走了出去。黄可可听话地跟在他身后,没有再问。她能体会到,他此刻镇定淡泊之后,的一丝沧桑与疲惫。

第四十八章内衣的研究理论独藏道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他仿佛已经能够看见风笑天被剁成肉泥,倒在血泊中的情形。www.s60v.com这么多年来,似乎从未这样开心过!紧接着,他便听见一阵刀锋划破肌肉,嵌进骨头的声音,一阵快感袭击而来,他甚至还能听见血液喷洒而出的声音,然后在他的眼前,舞起一片那么动人的血雾。是那么的妖艳,是那么的绚烂。就在那短暂的刹那间,他感觉全身上下,一阵剧烈疼痛。神色一颤,瞳孔剧烈收缩,充满了对死亡深入骨髓的恐惧与不信。只是模糊地看见自己的手上,同时间扎进了十多把锋利的刀刃,而两只手臂,已经彻底地与身体分家,周身的血液,如同洪水爆发一般,汹涌而出。意识渐渐模糊,他仿佛能看见,风笑天双手环抱在胸前,脸上笑得像一个得逞的小狐狸。最后,终于不甘心地倒下,失去了呼吸。只有那双浑浊的眼珠,依然圆瞪着,充满了恐惧与不甘心。东方鸿远冷冷地看着独藏道成那渐渐冰冷的尸体,脸上表情,十分复杂,突然有了一点兔死狐悲的感觉。过了很久,终于有些释然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走到风笑天跟前,有些勉强地笑了笑。两只有力的大手,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“真是多谢大哥了!如果不是大哥,恐怕独藏道成也没那么容易死1风笑天满脸真诚地说道。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是兄弟,不是么?”东方鸿远轻声说道,眼神里充满了难得的温和。兄弟,这是一个多么温暖人心的词语,有人说,兄弟是用来出卖的!其实,用来出卖的兄弟,怎么能算是真正的兄弟呢?风笑天没有说话,轻轻地点了点头,随即抬头怔怔地望着楼上,嘴角勾起一丝冷酷的笑容。“这一切,是时候结束了1东方鸿远叹息了一声,淡淡地说道。“是啊,是时候做一个了结了1风笑天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,随即迈开步子,跨过满地冰冷的尸体,大步向楼上走去。东方鸿远以及盛华特种部队的男儿们,紧跟在他的身后,也大步走了上去。白云峰站在办公室一尘不染的玻璃窗户前,静静地看着楼下所发生的一切,身影十分落寞。几天没刮的胡渣子,有些暗淡的眼神,嘴里不停地大口大口吸着烟,地上满是烟头,从他那生疏的动作看来,似乎他并不会抽烟。转头看向这依然散发着豪华气息的办公室,突然觉得这一片豪华,异常的冰冷。转过身来,有些艰难地走到那张象征着权势的真皮沙发上,双手颤抖地抚摸着,抚摸着。他突然觉得,一股从未有过的疲倦,从心底袭击上来,压抑得让他喘不过气来。想要好好地休息,却已经晚了!两行冰冷的泪水,顺着那本来十分坚毅,现在却没有一点颜色的脸颊,缓缓滴了下来,掉落在真皮沙发上,发出一声沉闷悲怆的声音。楼下的画面渐渐平息了下来,他甚至能感受到风笑天在上升的电梯中,那种欲置自己于死地的阴狠。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内心的压力与疲惫,一屁股无力地跌坐在地上,嘴唇不停地蠕动着,似乎在自言自语着什么,却又发不出声音来。他不是怕死,怕的,只是失败!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了,声音难听得仿佛来自地狱的丧钟,白云峰慢慢抬起头来,便看见风笑天等人慢慢走了进来。“你们终于来了1白云峰怒了怒嘴,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。“其实,你应该早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1风笑天微微一笑,拉过一张椅子,动作优雅地坐了上去,高高硗着二郎腿,从怀里掏出一根烟,慢悠悠地点上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东方鸿远站在他的身旁,没有说话,只是安静地看着一切。他知道,此时,他只是一个局外人而已,他也乐意将舞台,交给他去表演。“我本是一个不信命的人,可是如今,我相信了1白云峰轻声呢喃道,眼里满是痛苦之色,“为什么,为什么我,终究是要败在你的手下,一次也没赢过?”“因为你是白云峰,不是风笑天!这一点,就注定了你的结局1风笑天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,沉声说道,十分的嚣张与霸道。“也对!你是风家的男人,我拿什么跟你比?”白云峰倒吸了一口气,仰着头,淡淡地说道,脸上的神色,更加落寞了,“我不是怕死的人,但是到现在,我都不明白,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,为什么你会这样直接地针对我?为了稳固你世界首富的地位?”“因为风振1风笑天脸上突然变得十分冷酷,眼里充满了浓烈的杀机!“风振?”白云峰微微有些诧异,十分不解地反问道。“如果我说,风振并没有死,我就是风振,也是风笑天,你会信吗?”白云峰十分惊讶地看着他,脸色十分复杂,沉思良久,转头看向安静地站在那里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东方鸿远,“我还不能理解的是,为什么,他与你老婆的**,似乎你一点都不在乎?”“哈哈,我东方鸿远女人虽然不少,但是老婆却一个也没有1东方鸿远似乎非常高兴,大声笑了起来,“事实上,陈嫣然并不叫陈嫣然,她的真名,叫做夜来香,如果白总能活着出去的话,可以去皇都夜总会找她!至于她的技术如何,你可以问问风公子1“这个,我还真不知道1风笑天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十分憋屈地说道,“我只不过,找了一个与我身材十分相似的人,在灯光幽暗的房间里,替我演了一场免费的情色大片而已!我这样做,只是想让独藏道成能够轻敌,我的目标,便是这个天生多疑的人1“罢了,罢了……”白云峰痛楚地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,“这一切,都在你的掌握之中,我败得,并不冤枉1风笑天不置可否地看着他,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。“哈哈……也许这一切,苍天都已经安排好了,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1白云峰突然大笑起来,声音,却充满了凄惨与哀怨,“但愿来生,能不再与你为敌1说完,脸色一变,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恨恨向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。一瞬间,一片火红色的鲜血,汹涌地喷洒了出来,在暗淡的灯光下,尽情地飞舞着,舞出一阵阵妖媚的桃花,是那么的妖言,那么的魑魅,如同一只偏偏起舞的血蝴蝶,煽动着翅膀,拨起一阵凄美,让本来就十分暗淡的灯光,更加的低迷,却刺痛了所有人的眼。东方鸿远想要冲上去拦住他,却看见风笑天似乎不动于衷,只是面带笑容地看着他,慢慢笔上眼睛,倒在了鲜血之中。战争,杀戮,争夺,终于结束了!白云峰的尸体,已经渐渐冷却了下去,那把锋利的匕首,依然深深地扎在他的胸口上。那件白色的衬衫上,早已被鲜血所浸湿,又慢慢干枯,流下一幅猩红色的画面,惨烈得让人心寒。风笑天安静地坐在椅子上,一动也不动,依然硗着高高的二郎腿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手里的烟已经快要燃尽,即将烧到他的手指,也浑然不知。这时候,大门突然轰的一下被推开了,白婷婷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,满脸紧张地冲了进来,一眼便看见了地上哥哥的尸体。“哥……”一声惊叫,脸色突然一片煞白,飞身冲上去扑在白云峰的尸体上,接着便晕死了过去。

“小茹,你怎么在这里?”林雪雅走了过来,两手紧紧抓住浴巾,尽管身上还满是沐浴露泡沐,惊讶地问道,头发也湿漉漉的,被热水蒸过的皮肤,更加白里透红,娇艳得快要滴出水来,胸前粉嫩的沟壑更是充满了诱惑。仿佛偷情被抓住的小**,满脸羞得通红。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……”林雪茹眼珠子骨碌直转,一只手悄悄地向身后藏去,结结巴巴地说道,神色十分不自然。“是吗?”风笑天自然不相信她的鬼话,反问道,一把抓住她的小手,强拉到跟前,便看见她手上,正握着一根细细的铜丝,毫无疑问,这便是她入室作案的工具!“这是什么?”林雪雅有点生气了,大声呵斥道。“这……这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不知道它怎么就在我手上……”林雪茹眼珠子转得更加厉害了,只感觉再在这里呆下去,不知道还能否留下一个全尸,赶紧撒腿便跑,丢下一句话,“姐,姐夫,你们继续,我在梦游,什么也没看见……”风笑天与林雪雅对视了一下,不由得哭笑不得!“都怪你,硬要拉着我……拉着我……这下好了?”林雪雅哭丧着脸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伸出拳头在他胸前使劲捶打着,却终于无异于挠痒。“好了好了,也没多大事嘛!咱们可是合法夫妻1风笑天无奈地摇了摇头,赶紧安慰道,要不赶紧把她心里的火气扑灭,别说是她在上面,自己在下面,恐怕得出现她在卧室,自己在客厅的状况。心底却早已开始默默诅咒林雪茹明天早起上学,被校长罚扫操场!最后终于在风笑天长达半小时的苦口婆心的劝导下,林雪雅心情才勉强好了一点,却怎么也不同意风笑天再跨进浴室半步!匆匆地冲洗掉身上的泡沐,林雪雅便穿着睡衣上床了!在风笑天的几度挑逗下,也算是**高涨,巫山云雨绵绵下。但是最让风笑天郁闷的是,不但自己没有如预想中的享受到在下面被伺候的待遇,反而累死累活做了一回全程服务,终于让林雪雅再没有一丝力气说话。而且在这同时,还要强忍住不让两人发出太大的声音,到最后几乎是自己强捂住林雪雅的嘴巴,不让她大叫出声来!不知道林雪茹那个鬼怪机灵人小鬼大的丫头,会不会又在门外偷听!基本上回想起来,自己这一晚上还是够辛苦的!不过想想,这样娇滴滴的老婆,就是天天晚上让自己伺候,也不失为人生的一大美事。于是心里又平衡了一些,渐渐睡着,进入了梦乡。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刚洗漱完毕走出房间,来到楼下客厅,便看见林国强正庸懒地坐在沙发上,喝着茶,手里拿着一份报纸,满脸的得意与满足。而张雅芳则在厨房里不停地忙碌着,准备着早点。风笑天突然发现自己这为保养得极好,风韵尤存的丈母娘,满眼含着还未退化的春光,走起路来明显有些不自然,头发凌乱地扎在脑后,整个人看上去一副还未睡醒的样子。较之平常,高贵之中更多了一丝风情味。看来虎鞭酒的威力,是不同凡响啊,特别是对于像林国强这样的男人!风笑天满脸玩味地笑了笑,摸了摸鼻子,走到林国强身边坐下,向他竖了竖大拇指,也不的他是否有看见。“早啊!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?”林国强先说话了,从报纸中抬起头来,轻声问道,眼里的意味十分暧昧。“还……还好……”风笑天语气含糊地打着哈哈,随即坏笑一声,“爸,你昨晚应该没睡好,劳累过度吧,今天看起来这么疲倦1这话说得十分有味道,也够暧昧!“有吗?”林国强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个没大没小的女婿,正义凛然地反问道,随口打了个呵欠,“我今天可精神着呢,昨晚睡得可香了1这时候,林雪茹从楼上走了下来,手里拧着一个大大的卡通书包,还有一大包零食。见风笑天与父亲正坐在沙发上聊天,便大步走了过去。从她那微微有些黑眼圈的脸上看去,似乎她昨晚也没睡好,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。“哦哟,姐夫,你今天挺精神的嘛1走到风笑天跟前,林雪茹两手环抱在胸前,满脸的讥诮味道,仿佛在看一头人神共愤的大色狼,啧啧地说道,“你今天早上居然还能爬起床来,真是佩服,佩服1“扑哧……”林国强一口茶全部喷在了报纸上,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这个小女儿,一时间不知道是打好还是骂好。“很好,很强大1肆意地朝风笑天裆部瞪了一眼,突然又冒出两句话,顺便亮了亮大拇指,做出一个佩服的手势,转身便向门外走了出去。不过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,她那大拇指绝对不是真心的夸奖。风笑天摸了摸鼻子,还真拿这个小丫头没办法!“今天中午,我让你妈出去买几个好菜,咱们中午将那瓶泡酒继续干完?”林国强没有理会那个就知道调皮的小女儿,突然凑到风笑天跟前,诱惑地说道。“哦……不!不!不!我还有事要忙!我得先走了1风笑天吓得不轻,赶紧推辞道,站起身来,拉开门便跑了出去!不知道自己这个岳父大人,是喝虎鞭酒上了瘾,还是对虎鞭酒后的运动上了瘾!说实话,虽然他是想再与林雪雅再来个梅开N度,但是在这样的尴尬环境下,他还真消受不起!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强烈推荐好友燕山赤侠的经典之作《卧底生涯》,都市激战,缠绵不休的爱情,错综复杂的情节!城市颠覆的作品《颠覆午夜城》,都市言情,女人的报复,女人的仇恨,女人缠绵的爱!为你讲述上半身寂寞,下半身也寂寞的故事!本月继续冲击订阅榜,各位大大一定帮我大力顶起来啊!你们的一个订阅,将无限放大为我码字的动力!提前预告:本书将会有一个让所有人都预想不到的结果,敬请关注!

天使之路选秀11月5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