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用汇三打哈

也许现在最迷糊的就是我了,一时间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,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吾司大人曾给魔亚说过我做实验的时候有个毛病,就是总会用食指当搅拌棒,随着药剂温度的提高,而改用搅拌棒,我的理由是这样我可以准确把握药剂的温度,但是这次实验我却太计较每一个步骤,拘泥于书本上的记忆而把实验做的一板一眼,那个时候魔亚似乎已经预料到了MP点不会出现,当结果出现的时候,魔亚太想知道自己猜测的正确性,第一个反应就是把我的手放进魔方皿,而忘记了魔方皿的温度。

我什么话都没说,因为我胸有成竹,我相信现在好些高阶魔师都不如我知道的多。我跟着魔亚走进一间偌大的礼堂,椭圆形的会议桌上坐满了人,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,还没等我在角落的位置上坐稳,就有人站起来提出他的抗议,他认为我在考前就得知了考题。紧接着另一位胖胖的魔师大声叫着表示赞同,说我这样的成绩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。我瞥向魔亚,以为他会为我愤愤不平,毕竟吾司大人曾给他说过我有多么的用功,但是现在的他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低头继续看着那本不知名的魔法书,我有些沉不住气了,要知道我也不想再回到多利卑山了,我有我自己的梦想,我却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永远扩大我与梦想的距离。我忍不住抬头仰视,看到的正是我念念不忘的魔斯。“闭上眼,跟我走。”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,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发,我听话的闭上眼睛,心里默默想着,远离这场混乱吧,也许这会是最好的选择。温尼天真的问道:“难道魔域真的不在乎我们了吗”,“准确的说,我们是魔域的附庸。”回答他的人不是乌萨尔,而是科琳娜,科琳娜是比我早一届来到这里的唤魔,在多利卑山已经有五方年了,“那我们为什么还不独立啊1温尼大叫着,就是这干脆的一声叫喊让原本喧嚣的酒馆变得鸦雀无声,一时间剑拔弩张。

“不用啦,只要波路卡就好。冷泪,这是你的后遗症。恐怕你要一辈子对波路卡上瘾了。”老板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型。“感觉好点了吗?”原来是玛诺大婶,她正拿着刚从冰水里取出来的湿毛巾敷在我的脑门上,我旁边的地板上还横着竖着躺着温尼、科琳娜、魔亚还有泰奇。酒吧老板推开门,怀里捧着五大杯波路卡,看到我已经醒了,便大声嚷嚷起来,“我就觉得泰奇有事情瞒着我,这个小机灵鬼,起来!你在装睡,看我不踢你1这一喊,其他几个装睡的人也都心惊起来,老板继续嚷嚷着,“泰奇说你们在搞什么研究,让我不要去打扰,搞了半天不出来,喊门也没人开,原来你们的研究就是搞集体昏迷,魔亚大人不是我说你,你也跟着掺和1我不住的点着头,因为她的劲道太大,我感到呼吸困难。奇织这才松了手,低着头不再说话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保持着沉默。直到晚上入睡时,奇织那骇人的表情依然让我记忆犹新,我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我再也忍不住了,泪水像是决了堤。我的初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,原来并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是这么幸运的,原来并不是所有的谎言都是善意的,,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开始都有结束的。我倒宁愿魔亚不要告诉我这么多,我多么希望自己仍旧就这么被欺骗着,被隐瞒着,被利用着,至少我的内心是甜蜜的。我用力的搓了搓手,把手放到嘴边轻轻的呵气,然后板着脸故作镇定的说:“你少自恋了,像你这么心狠手辣的人”我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。”哇,终于说出口了,也许他根本不在乎我说什么,这样也好,算是给自己的初恋做个了结了。

看到泰奇从她的衣服里抽出那本书的时候,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。没错,正是那本书,魔亚在路上一直看着的那本。我这时才注意到书的名字——《古拉巴什的秩序》。一直以来,都是魔亚在默默保护着我。是他为我配制波路卡,是他替我承受病症的痛苦,也是他让我清醒的认识到我并不是什么古拉巴什的族人。我不顾一切的推开房门,跑进老板的房间,魔亚正闭着眼安静的躺在床上。我无视老板的劝阻,继续说道:“为什么连你都要骗我,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,难道你就忍心让魔亚替我承受痛苦吗?至少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会手寒心寒,有什么办法可以使这种病症彻底消除1我的手抚过魔亚的脸颊,依旧冰凉。

老板抬起头,迎向我的目光,“我只能说,你的病症早在多利卑山之前就有。”麻烦喜欢看小说盆友关注一下俺的个人微信公众号:书影小站(好书好电影推荐,谢谢啦~)

魔亚没有让步,两个人继续坚持着,魔亚看着我,说道:“你是指她还是冷泪?难道你害的冷泪还不够可怜吗?你究竟要伤害多少人才可以愈合伤口,你这样一直生活在过去,知道你身边的我们有多么的痛苦吗?”突然魔斯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,吓了魔亚一跳,“你要我说多少遍啊,动作不要这么大1第八章“魔斯杀了瑟哈其”

“什么?”我吃惊的喊了出来,事实上,我更在意是谁写给我的。魔斯从怀里取出用牛皮纸精心包好的信,随意的扔给我,而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它读了起来,里面不外乎是些华丽词汇的堆砌,“秀挺的鼻梁、粉嫩诱人的美唇还有柔媚含春的秋眸”,看不出那正是被形容着的我,而最后的署名更是吓了我一跳。没错,MP点出现了。

整个会客厅陷入了沉默,但是没过多久,贝依大人打破了沉默,“不好意思,首先我对瑟哈其大人的遭遇表示哀悼,再次我决定赞成魔斯王的分派。”听到贝依大人这么说,其他本要反对的人也都选择了继续沉默。莫名其妙的,魔斯王竟然成了我的魔导师,真是一波三折啊,而魔亚则要成为撒本前辈的魔导师了,看得出来,魔亚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波塞山庄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,它位于魔域的半径之外,因此空气很清新。

第九章奇怪的病症我紧紧的抓住魔亚,魔亚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,一个闪身,也不知相隔多长时间,我们便坐进了魔亚来时的马车里,也因为这一瞬来得太快,我没有来得及看到魔斯的表情。

应用汇三打哈相关推荐